六(liù)安还是(lù)安 六这个字你会读吗?

2021-05-19 08:49:43    来源:文汇报微信公众号    

随着最安徽省六安市发现新冠肺炎感染本土确诊病例,六安市进入人们关注视野。同时,新闻里“六安”的读音也在网上也引起了热烈讨论。

“六(liù)安”还是“(lù)安”?

不同电视台的主播读音也不同……

不论是《安徽新闻联播》还是《六安新闻联播》,都是读“六(lù)安”。

对于央视新闻中读“六(liù)安”,有不少网友提出了异议。有观众直呼“读错了,扣钱”。

央视也及时给出了回应解释:依据最新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“六”就只有(liù)这一个读音了。这样看,主播确实没有错,或者说不用担心被扣钱。

另一方面,《咬文嚼字》主编黄安靖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,“六安”中的六,应该读(lù)。在他看来,地名的传统读音,是当地人的“乡音”,凝聚着当地人的“乡情”。“名从主人,应该按当地人的惯读。”

到底是“六(liù)安”还是“(lù)安”?

我们一起来盘一盘

1、“六”这个字为什么会有两个读音?

有人认为,“六”这个字读lù,是六安这个地名在安徽六安方言中的特殊读法。其实并非如此。据刘祥柏考证,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和方言遗存现象,“六”字在古代为入声字(古代汉语有上去入四个声调,古入声后分化到了阴、阳、上声、去声四个声调当中,故现代普通话中无入声字),而后“六”的入声演变为lù和liù两个读音。

也就是说,普通话“六”本就有两个读音,而这两个读音都源于古入声。这两个读音在《中原音韵》记载为文白异读(指部分汉字在方言中有两种读音,一种是读书识字所使用的语音,称为文读,另一种是时说话时所使用的语音,称为白读),文读lù,白读liù。

所以,不论是在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普通话中,还是属于江淮官话方言的安徽六安话中,lù本就是“六”的合法读音。只不过,按照安徽六安方言发音规则,这个字应该是入声读法。

2、“六”的读音lù只适用于地名吗?

根据普通话读音演变规则,现在“六”的文读音lù已经消失了,人们只使用白读音 liù 。有人认为,“六安”的“六”为地名,与数字“六”不同,故应该采用特殊读音lù。这个问题应该从字音和字义两个方面来回答。根据上文考证,从语音角度,“六”本身就有读音lù,与地名还是数字无关。

有南京网友表示,南京市六合区的“六”也是读lù,这确实与“六安”属于同一情况,都是采用了“六”的文读音。与此类似,江苏也有一个地名“六合”,这个名称源于六合山,为“六峰环合”之意,也是文读音lù,而这一地名中的“六”,就是数字的意思。实际上,在过去,“六合”这个词的读音就有文读法 lù hé,只不过现在也不沿用了。

3、安徽六安地名的来源是什么?

“六安”的“六”字,与“六合”一样,是数字六的含义吗?并不是。

“六安”的前身为“六”,是一个古老的地名。早在先秦文献《春秋》及《春秋左传》中,就记载了“六”这个地名(《春秋·文公五年》“秋,楚人灭六。”)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“六”属于皋陶后人的封地,历史十分悠久。西汉元狩二年,刘庆以胶东王之子的身份被封为六安王,为第一代六安王,“六安”始闻名于世。

“六安”的“六”,当地人一直读lù而非liù。当地人的读法,正如这个地方的悠久历史一般,源自“六”这个字的古代读音,而不是同大陆的“陆”。

4、什么是“名从主人”原则?

那么,《咬文嚼字》主编提到的“名从主人”原则是什么?这个原则是指,对于汉语中人名或地名多音字的读音取舍及翻译,要遵照“主人”即名称拥有者的惯。在地名这一领域中,经常的情况就是“当地人怎么读,就怎么标音”。

然而,这一规则的使用也有一定范围,也就是必须针对是已收入字典的多音字。换言之,人名和地名的读音须以现行字典为权威依据和唯一规范。比如《水浒传》中的景阳冈,很多人将“冈”读为“gǎng”,但该字在字典中只有唯一的读音gāng,故需以此为标准音。

在过去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,“六”一直保留着lù这一读音,并收有“六安”词条。但在2005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第5版、2012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第6版以及2016年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第7版(最新版)中,均没有收录“六安”词条,也没有收录“六”的读音lù。在第12版《新华字典》中,“六”也只有一个读音liù。

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第7版中“六”的条目,其中没有“六安”这一项,而“六合”标注为liù hé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以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和《新华字典》为标准,“六”现在不是一个被收录在通用字典中的多音字了,所以并不适用于“名从主人”原则,在普通话朗读时,不能按照当地方言读法。

5、媒体及出版从业者以什么为标准?

在“六”的读音演变史上,确实存在lù这一读音,而且也被旧版辞典收录。在由主管地名工作的民政部组织编写、2005年出版的《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》(上海辞书出版社)中,“六安”的“六”便标注“lù”这个音。如今,在部分新版辞典中,依然保留了 “六安”(lù’ān)这一读法,如在2020年出版的《辞海第七版》(上海辞书出版社)中,收录有“六安”这一条目,“六”读音标注为“lù”。

不过,需要注意的是,根据现行媒体及出版标准,最新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和《新华字典》仍然是最权威的辞典,媒体及出版从业者优先以这两部书为标准。如严格按照语言学读音演变过程及现行标准,目前,六已经没有“lù”这一读音,“六安”的读音确实应为liù’ān。

6、为什么这么多人主张念“lù”?

因为“名从主人”原则,许多当地人坚持要保持“六(lù)安”的读音,因为这是当地沿用多年的读法。

黄安靖指出,凡是收了六安这个地名的词典,不管是《汉语大词典》《辞海》《新华字典》,都注音lù。“现在几乎没见词典收这个地名并注音liù的。”而在全新发布的2020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》上,更是清晰标注了六安的发音。

黄安靖指出,地名、人名都应该保留传统读音。而传统读音保留较多的是地名和姓。

比如地名——

还有姓:

有的地名读音,字典里没有,就很容易产生争议,这种情况一般名从主人。

常有人提出疑问,北京“大栅栏(dà shí làr)”字典里没这个读音,为什么播音员却可以这么读?或许也只能解释为名从主人和语流音变了。

北师大中文系周一民教授认为:大栅栏的读音属于地名的特殊读音,历史悠久的“大拾栏儿”读法属于保留古音。

黄安靖也指出,“现在人口大流动,普通话的读音确实对当地人的传统读音有冲击。但我们还是应该尊重当地人的读音惯,这也是对当地文化、历史的尊重。”

看完这些,你觉得应该读

“六(liù)安”还是“(lù)安”?

[责任编辑:h001]

联系我们:434 921 46@qq.com

版权所有 重播新闻网 www.zhongboxinwen.com 豫ICP备20023779号-1